曾火爆全网的“小马云”,流量散去后回农村,现状太凄凉

2015年上半年,江西吉安,一位网友在路上看到一个神似马云的小孩。

于是,他随手拍下,把照片发布在网上。

马云看到照片后,在微博写道:

“还以为是家里人上传了我小时候的照片,我真感觉自己是在照镜子啊。”

从此,“小马云”一炮而红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

2015年到2023年,小马云从“人间”到“天堂”,再从“天堂”跌入“地狱”。

短短8年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小马云名叫范小勤,生于2008年4月30日,是江西吉安永丰县石马镇严辉村人,家境十分贫寒。

他的爸爸在年轻的时候就被蛇咬伤,后来被迫截肢,落下终生残疾;

他的妈妈从小就患有小儿麻痹症,还被牛戳瞎了一只眼睛;

他的奶奶患有阿尔兹海默症,也就是俗称的“老年痴呆症”,生活难以自理;

他还有一个哥哥,名叫范小勇,经专业机构鉴定,哥哥系智力三级残疾。

而“小马云”范小勤,智力二级残疾,比哥哥还要严重一些。

一家五口,却找不出一个健康的人。

在村民眼里,范小勤和哥哥是“又皮又脏”的孩子。

村里人会经常把不要的旧衣服洗得干干净净,然后送给他们,但没过几天,衣服便脏得让人看不清本来的颜色。

兄弟俩在贪玩的年纪,却没有任何玩具。

有时,他们在路上看到老鼠,就会抓起来放在瓶子里玩;

有时,他们会爬到家门口的竹竿上玩儿;

累了,就睡在地上,衣服总是湿漉漉的。

他们就像没人管的野孩子,即便到了上学的年纪,村里的幼儿园也不愿意接收他们。

范小勤一家五口的重担,全靠爸爸一个人拄着拐杖,用仅剩的一条腿苦苦支撑着。

来源:极昼工作室

他每天全力以赴,才勉强解决全家人的温饱问题,更别提兄弟俩的教育问题了。

直到2015,范小勤走红网络,一直生活在黑暗里一家五口,才开始感受到“光”的存在。

自从范小勤走红后,每天来拜访他的人络绎不绝。

卖奶粉的人送来500元,开始对外宣传范小勤是吃他们家奶粉长大的;

卖小家电的人送来水壶、电饭锅,拉着他在产品前合影。

有位网络主播小马哥来到范家,说要包装他做直播,收入三七分成;

有家北京的文化公司邀请他参与一部电影的拍摄;

有家浙江的公司邀请他到义乌参加募捐……

面对邀请,范小勤的爸爸一一拒绝。

一位村民说:“一天至少来四五十人,像集市一样。”

来访者们怀揣着各自的心思,去围观、采访、拍照。

只有一位外地老板,与众不同,送了他们一袋大米、两壶油、一台32寸的液晶电视和6000元现金,但他除了合影,没有提出其他的要求。

对此,范家非常感激。

本以为,范小勤会因为走红,让家庭从贫困走向小康,也让他能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走进校园,但2年后,他的爸爸却为他选择了一条捷径。

2017年秋天,一位来自河北的老板刘长江向范小勤递上橄榄枝,邀请范小勤跟他走,承诺每年给他们家1万元,还让他读书、考大学。

这位老板还承诺道:就算他考不上大学,也可以一直做网红。

面对巨额签约金,范小勤的爸爸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愿让陌生人把儿子带走,转变成“我不管是什么人,只要对我有好处,让儿子做什么我都答应。对我没好处的,我就拒绝”。

就这样,刘长江带走了范小勤。

范小勤也从“没人管的野孩子”,变成有人替他鞍前马后的“小马总”。

每次出行,有豪车接送;

日常生活,有保姆照顾。

他开始参加各种电视节目、时装走秀,频繁地出现在互联网上。

此外,他还参加各种商业演出以及直播活动,在饭局上举杯畅饮,模仿大人的模样。

那一年,他才9岁。

2018年4月30日,是范小勤第一次过生日。但为了迎合“520”这个充满商业属性的特殊日子,他的生日会被延迟到5月20日。

那天,高档餐厅的长条餐桌旁坐满了人。

餐厅还挂着一条横幅,上面写道:“阿里巴巴太子爷的生日晚会”。

在这份仪式感背后,藏着一双资本的手。

这双手,也推着范小勤在本该学习的年纪,提前踏入成年人的生活。

范小勤在应酬之余,偶尔会被安排到石家庄学校上课,但他读不懂、也学不会。

每回参加考试,他只会在试卷上画圈圈。

开口闭口,也只有刘老板教他的那一句:“大家好,我是小马云,我爱你们。”

2020年,刘老板见范小勤一直不长个,便带他去医院就诊。

经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临床诊断,范小勤患有矮小症,再加上那年,范小勤的热度已经渐渐褪去。

刘老板考虑到他既不长个、智力低下,还长得越来越不像马云,在预估了他的商业价值后,便直接把他送回了江西老家。

回到老家的范小勤就像刚走红的那一年一样,每天迎来送往。

访客们都非常好奇:五年过去了,“小马云”会变成什么样?

然而,范小勤并没有多大的变化。

除了他的口头禅变成了:

“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,我是小马云。”

还有他家那从毛坯房变成了铺着瓷砖的两层楼的小房子。

来源:极昼工作室

2021年,范小勤奶奶瘫痪许久后去世。

那时,范小勤还不知道生死意味着什么,不悲不喜,依旧整天到处游荡。

当年,13岁的范小勤在石马镇中心完全小学读四年级,但他的智力,却停留在未曾上学的爆红前。

他不认识10以上的数字,就连最简单的加减法也不会。

有人问他2+2等于多少,他毫不犹豫地说:“3!”

他只认识人民币上的数字,因为经常会有人拿着红包找他合照,让他唱歌。

有时,来合照的人不给钱,他就会大喊大叫:

“给我钱!给我钱!我生气了。”

后来,范小勤沦为表哥黄新龙的赚钱工具。

一开始,他帮忙拍摄视频,表哥一个月会给他们家5000元。这对于范小勤家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

可惜没过多久,表哥以收益不理想为由,把报酬降至2000元。再后来,降至150元一条视频。

表哥除了帮他拍视频外,还开起了饭馆。

就这样,范小勤从拍摄视频,到给表哥的“大锅菜”饭馆当活招牌。每天,他都会站在门外吸引人流量,表哥则站在店内进行线上互动。

有时,范小勤会向前来观看的顾客索要礼物、索取金钱;有时,会盯着拿手机的人,直接拉着他们去附近的小超市,让他们给自己买想要的东西。

2023年国庆前,一个小孩认为范小勤的智商有问题,于是想用假币来捉弄他。然而,范小勤虽然智商不高,但对纸币十分敏感。他发现自己被捉弄后,便带着自己的朋友去讨公道。

范小勤身处的环境以及所受到的“教育”,或许是让他变得愈发功利的根本原因。

今年,范小勤才15岁,却在同龄人追逐梦想的年纪,沦为流量时代的悲哀。

范小勤的三观,也在身边人不良的教唆中变得扭曲起来——把索取当习惯,让跋扈成自然。

他的爸爸能意识到范小勤近年来的不良变化,却对儿子的教育问题感到有心无力:

“家里也要我,家外也要我,我要怎么办?”

其实,在范小勤的生命里,曾经出现过光。

只可惜,当聚光灯打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,只能照出他被贱卖的童年时光以及他的伤痕累累。

如今,那台32寸的液晶电视,显示屏早已坏了一半;

那位曾带走范小勤的老板,早已不见踪影;

表哥正榨干他身上的最后一点热度所带来的红利;

爸爸依旧在用他唯一的一条腿撑起全家的希望。

流量正在散去。

他们一家,依旧清贫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海之南 » 曾火爆全网的“小马云”,流量散去后回农村,现状太凄凉

赞 (0)